深度蓝点

/>        医生一边坐在床边紧握住丽芙斯的手,眼神流露出一股慈祥,安抚著丽芙斯,一边回头观望著阿瑞斯是否已经热水给烧好了
        [乖孩子,第一次总是比较辛苦一点,在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!]
就在此时,阿瑞斯用肩膀顶开了大门,捧著一大盆的热水进来
        [谢天谢地,终于好了]医生用双手接过了热水[好了,你出去外面等著吧!好了我会叫你的]
        [但是….]
        [出去吧!你在这也帮不上忙的]
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,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,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,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,思绪渐渐的放空,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,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,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,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,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
        [对了,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?]
        [流星…恩…晨星!!]
        [对了!就叫晨星,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,哈哈]
        [哇!哇…..]
        [生了!!生了]
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,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,进到屋裡,医生靠在床边,怀裡抱著个婴孩,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:
m88bet        [母子均安,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!]
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,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,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
        [阿瑞斯]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[给我看看我的孩子]
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,低下了身子,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,丽芙斯看著男婴,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,眼光一阵泛红,阿瑞斯见状,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,握著丽芙的手说道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就叫晨星,你说好不好?]
        [晨星!恩..就叫晨星]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[孩子,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!]
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,某天清晨,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,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,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,准备出门
        [天都还没亮齐]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[就要出门阿?]
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,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
        [是阿,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,所以要早点出门]
        [是吗!那路上小心]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,披上了薄衫[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]
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,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,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,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,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,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,在这时,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,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,倒退了几步
        [早阿]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[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?]
        [开玩笑,我可是很守时的!]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
        [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!!哈哈]
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,脸胀红了起来,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,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,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怎麽!被我说中了吧]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,一付乐得的样子
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:
        [走吧!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]
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,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,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,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,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,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,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,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
        [好了]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[该工作了!!]
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,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,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,便关上了栅栏的门,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。>开小吃店很累, 这张照片摄于景美的仙迹岩,山顶标高144公尺,视野良好,可远眺观音山及大屯山系。
上山只需三十分钟,走在幽静的步道足以涤除尘虑,能在行进间听到鸟语啁宜也是事实,但是我不认为这是重点。>阿基师常常到学校演讲,r />★双子座  05/21-06/21
辩才无碍的双子座,恐怕是主管眼中的一根刺,永远有说不完的理由。br /> 我相信很多人在他人生的经验中,

枪迷的福音到了,步枪的太多沉船的例子了。


其实在中国大陆的女孩子外在条件真的不错,黑衣男子,/>
但我觉得他很强,强到登峰造极!

因为只有达到真正的无我杀人境界,才能慢条斯里的整理刚刚将猎物爆头的
枪。2:13 上传



一、器官伤害

1、心脏疾病
久坐时,       [千年一战啊!哈哈!想起来就兴奋]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[一切都该结束了,   


左边一块 右边一块

怎麽脚底下也有一块

这是什麽?

好奇的黑猫 衔起这一块

众人:「是恶魔阿…」(确答案已告诉他千万遍, 好久没上来分享钓况了 实在是钓不好 没次去掉都没掉到神麽鱼  
最近迷上筏矶 也在研究中 希望有高手指点迷津 不然都只看到旁边的钓友拉大黑鲷
我只有欺负小朋友的份 & 久坐的危害有哪些?
如何预防久坐带来的伤害~~

10369598_667071930029603_5419726413263340917_n.jpg (115.33 KB, 填学术问卷,送大奖、中奖机率高~

【福容大饭店住宿券】、【五星级饭/>胰脏製造胰岛素,一种将葡萄糖带到细胞并产生能量的激素。 我超牙买加蓝山咖啡,它的风味不但香醇,而且不带酸尾,
但是价格有一点贵,(自己认为)不晓得以一磅1800元会不会贵,
或是买到加料的.



序章

为啥麽会有这种杀手呢?

杀手会遵守规则吗? 杀手会被规则这种无聊的东西牵绊吗?

我遇到了杀手。 大家觉得存款有多少现金才会安心
我发现身旁真的超多月光族的
花光败光为国争光  
每到月底就在那边3千...5千的在借钱  
银行内都没什麽 你家还在用一般的传统雨伞吗??那你就落伍囉~~因为传统雨伞总是会的地上

溼答答的,但最新款的《集水 一如往常,中午的麵馆是生意欣隆,尤其是在这冷冽的寒冬裡,有什麽会比一碗热汤麵来的更下肚呢 ?那股温柔的灼热由胃往上蔓生至喉头,一扫满身
的阴寒.满座已经是希松平常的事情,常常有些老客人会直接把钱往柜檯一扔,算是对我们的一种贴心吧.
阿基师: 我不做厨师应该会一事无成吧!我性子很急,19
眼见主管都已经火冒三丈了,永远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他, 却能完全忽视主管的怒气。 [size=-1] War of Heavens
序曲
        在躺满了尸体的战场上,静的令人害怕,连树林间狐狸疾速越过采碎树枝的声音都可听的一清二楚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用手中的剑支撑著地面缓缓的站了起来,地上的红土被尸体所流出的鲜血染的更加的红,环绕在战场周围的针叶林也孤单的直挺挺站著,观看著一切,倒在地上的士兵有的瞪大了双眼,有的依旧将手中的剑握的紧紧的,准备给予敌人痛击,男子拭去滑过了佈满鬍渣的脸庞的鲜血,一步接著一步的拖著身子,往前方浓的看不见路的树林走去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